安陆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彼得·蒂尔罕见自曝:我是怎样成了特朗普的科技顾问?

2019/8/12 16:35:59 来源:中国西藏网

彼得·蒂尔罕见自曝:我是怎样成了特朗普的科技顾问?《纽约时报》撰稿人日前采访了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Peter Thiel)。在美国大选之前,硅谷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对特朗普,但彼得·蒂尔逆势而行,为特朗普站台助威,现在他已经成为了特朗普过渡团队的成员。一些人可能担心特朗普走得太远,但蒂尔只担心特朗普走得可能不够远。以下为原文摘要。

彼得·蒂尔罕见自曝:我是怎样成了特朗普的科技顾问?

“每个人都说特朗普会大大改变一切,”蒂尔说,“但也许特朗普改变事情的幅度会太小,在我看来,这种风险的可能性更大,”

蒂尔希望拯救这个世界,让大家免于陷入灾难。但特朗普却被不少人视为对地球的威胁。

近期,在蒂尔精心策划的科技大佬峰会上,特朗普亲切地握着蒂尔的手,那姿态简直会让身体语言专家尖叫。在科技业同行面前受到这样的招待,蒂尔显得有点不自在。

“我当时在想,‘希望这在电视上看起来不要太奇怪,’”他说。

彼得·蒂尔罕见自曝:我是怎样成了特朗普的科技顾问?

那么他是否不得不用些手段来诱惑一些抵制特朗普的科技大佬参加这个峰会呢?比如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和特斯拉的马斯克(Elon Musk)。

“我想,最早的时候,每个人都担心自己是唯一会到场的人,”蒂尔说。“到了后来,每个人都担心自己是唯一不会到场的人。我认为,大型科技公司都希望从原先它们站定的立场上挪开一点点。”

在 2014 年的出版的《从零到一》(Zero to One)中,蒂尔提出三个观点:1)大胆妄为有风险,警小慎微也有风险,宁可冒前一种风险。2)坏计划比没有计划好。3)销售和产品一样重要。

彼得·蒂尔罕见自曝:我是怎样成了特朗普的科技顾问?

硅谷比华尔街更激动

“通常,如果你是一个大公司的 CEO,你往往不太关心政治事件。但是这次,大家好像是在比赛谁抵制特朗普最卖力。‘如果特朗普赢了,我就把我的袜子吃下去,’‘我就把我的鞋子吃下。’‘我不仅把我的鞋子吃下去,还会光脚走到墨西哥,离开这个国家。’”

“我感觉硅谷似乎比曼哈顿更激动一些。大选过后一个星期,我和对冲基金的人交谈过。他们之前不支持特朗普。但突然之间,他们就改变了立场。股市上涨了,他们说,‘啊,实际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年来我一直都在反对他。’”

蒂尔说,如果你在华尔街工作,特朗普的“更衣室录音带”(特朗普在里面说了一些下流话)就不会那么特别让你震惊。“一方面,他说的话显然是不适当的,冒犯了别人。但是,我也担心一些硅谷人在性话题上面过于政治正确了。我的一个朋友曾说,美国其他地方的人愿意容忍硅谷,一个原因是硅谷人没有那么多性生活。他们没有那么多的乐趣。”蒂尔说。

但他被形容为“被硅谷遗弃的人”。他支持特朗普,并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捐助了 125 万美元,结果被骂成是混蛋。“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给他钱,因为我觉得这不要紧,然后他的竞选班子来找我捐钱,我就捐了,”他说。

他背叛了自己的身份吗?

彼得·蒂尔小时候随家人从德国法兰克福移民到美国克利夫兰,他本人是同性恋者、未来主义者。所以很多人指责他支持特朗普是对自己身份的背叛。

“年轻一代的期望没有那么高远,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蒂尔说。“就算特朗普在某些方面很‘复古’,似乎是要回到过去,但我想,很多人都想回到一个未来主义的过去,比如《星际迷航》,它就是过去的,但也是未来主义的。”

蒂尔曾提到过,硅谷以前的梦想更加宏大。“手机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没有想到地铁都已经是 100 年前的发明了,”他说。

《纽约》杂志曾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彼得·蒂尔做好了当大反派的准备》,说他好像很享受大反派的角色。

但他说自己并没有。这位亿万富翁通常用理性态度对待迎面而来的洪流,别忘了他曾是象棋神童。“我很惊讶,竟然产生了这么多的争议,”他说。“有人想让我离开 Facebook 董事会,这太疯狂了,因为那里除了扎克伯格之外,资历最深的董事就是我了。”

蒂尔回忆说,他在硅谷经历了很多莫名奇妙的辩论。“我的一个好朋友说,‘彼得,你知道这是多么疯狂吗,每个人都这么认为。’我问为什么,他说:‘每个人都认为特朗普疯了。’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这么想,所以完全不需要什么解释,你只要改变你的观念就行了。”

来自同性恋社区的批评一直很强烈,一名作家甚至说蒂尔甚至不能算是同性恋者,因为他没有“拥抱斗争”。

“我认为特朗普上台对同性恋者权利非常好,”蒂尔说。“我不认为他会在这个方面开倒车。如果我不这样想,我就不会支持他了。”

他说,“因为我在共和党大会上发言,自由派同性恋者对我发起攻击,比保守派基督徒对我的攻击还远远多得多。”

他想结婚,想要有孩子吗?

这个问题似乎让他吃了一惊,然后他说:“也许吧。”

彼得·蒂尔罕见自曝:我是怎样成了特朗普的科技顾问?

对社交媒体的态度

70 岁的特朗普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把政治、社交媒体和现实中的竞选活动混搭到了一起。但是,49 岁的蒂尔却很少更新自己的 Facebook 页面,并且完全不使用 Twitter,“因为你一旦开始发帖,就必须要经常发了。”

对于现在的硅谷,蒂尔担心它的思维格局“不够大,不足以把我们的文明推进到下一个水平”。

Twitter 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没有被邀请参加特朗普的科技大佬峰会,是因为特朗普竞选班子做的一个希拉里表情符被 Twitter 拒绝了吗?蒂尔回答说“确实有人不高兴”,但是他设定的邀请标准是科技公司的市值大小。

他说,“像 Twitter 这样的地方,他们为特朗普工作了整整一年,尽管他们自己认为是在为桑德斯工作。”

得到特朗普的器重

“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想成为共和党大会的代表?”他回忆说。“我说愿意,因为这会很有趣。然后,在选举的两周前,他们想让我在大会上发言。”

就这样,他成为了共和党大会上第三个公开的同性恋演讲者。他家乡克利夫兰的民众非常高兴。

“我不确定我的演讲是否真的那么好,”他说。“我认为其他很多演讲都很糟糕。”

就是在大会上,他第一次和特朗普见了面。特朗普说“你太棒了,我们会成为永远的朋友。”

他说,在不久前的那次科技大佬峰会上,特朗普表现得“具有非常高超的理解力。他很有魅力,因为他知道该对不同的人说什么话,才能让他们感到安心”。

虽然许多人预测特朗普最终会声败名裂,但蒂尔不会后悔他曾经支持过特朗普。

“我的期望很低,所以我很少失望,”他说。


相关阅读:
用手机怎么赚钱 https://www.aizuanapp.com
  • 安陆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lo60.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